Latest Entries »

长假的蜡炬,快燃尽了。成灰后,还会否惦记着那道微光?

我用心领会这微火带给了我什么余温……

回想当初,当这蜡烛烧至约莫一半时,我朝向模糊的理想踏出了一步。

那是一个熟悉与陌生的脸孔交融的环境。

陌生的自然陌生,而熟悉的也因为身份的不同变得陌生。

当小朋友和死小孩,遇上了大朋友,大朋友开始体会到平凡中的小幸福。

与其说是我教书,他们听课,还不如说是彼此互相学习。

我从他们身上,找回了属于那个年龄的青春。也总是看着他们闹来闹去,想起以前的自己,不也是这般天真烂漫吗?

我也豪不拘束地教书,主要是希望他们知道学习是很快乐的。

其实,我们都同时扮演着老师和学生的角色。

感谢缘分让我们得以相聚,虽然只有几个月,可这段时间里因为你们而富有意义。

如果我的生命是一幅拼图,我肯定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拼块。

原来这烛火的余温,源于感动,因为我又找到了珍惜我,而我也珍惜的一群人。

锦怡、可欣、雯妮、慧芳、颖慧、尹彤

凯闻、育轩、有胜、永键、隽伟、毅进、永聪、黄奕“高材”绅

谢谢你们,祝你们考试顺利,学习快乐,记得要乖。

有缘再见啦!

Image

~~鞠躬~~

Advertisements

嘻嘻

你问我,今天有何感想吗?

有啊,我觉得, 记者的素质真的有待提升。

如果记者不理会我说的“不知道”, 而连续发问相同问题,只为求他们心里预设好的答案,

那么还访问我做啥?

名字不会向校方拿吗?故事不会自己编吗?

连照张相,姿势也要记者来操心,微笑的方法也要记者来提点,

天,我何德何能啊?

 

所以啊,早该听老哥的话,拿了成绩后,

闪人啦!!

都快二十岁的人了

连Jio人出去也不敢

 

蟑螂也怕

Jio人也怕

请问你还有什么用?

……

今天在月历上已不是黄色格子,

而我却不再属于穿校服的那一群……

再梦一回L6B1

“Woooooi,YIK Xian还没有来,怎么办?”Jeffrey抱怨到。

“感觉甜又酸。”一个人头也不回地报以无聊的回答。

“甜又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Jeffrey总是这样,为一些无聊的事情笑不止。

“要不然,我们自己去拿锁匙?”

“不要,走我们进去别班坐先。”

“好吧。”那个人于是转身,走廊微微的灯光照向他校服左侧的名牌,“吕康健”。

 

走着走着,康健突然拉住Jeffrey的书包说:“不用去了,他来了。”两人由三楼望下,可不是吗?一个手抱着头盔,身穿蓝黄色MSSPP外套的同学正缓缓走向楼梯。

 

“Yorr,叫他快点。”Jeffrey不耐烦地叫到。约莫过了一分钟,奕贤就从走廊的那一端冒出来了。

 

“诶,奕贤啊!”康健笑道:“刚才Jeffrey在上面一直叫你……”

Jeffrey:“没有啦!没有没有,HeHe,开门开门。”

奕贤笑了一笑,用锁匙开启了属于L6B1的锁头。

 

“杰飞礼,早安!”原来是号称Bak Bak的雪历,陪在她身旁的是她的死党君芸。她们俩总是很早到,不过会寄居在L6B4和她们的好朋友洁颖聊天。

“血粒啊?早安啊!”Jeffrey带着点笑意回应。

 

“答、答、答答、答”奕贤纯熟地摸黑开了电灯和风扇,然后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张张纯黑色新桌子,据说只有L6B1受此眷顾,其它班级的那一两张同款的,也都是从这一班所偷来。桌面大致很平滑干净,除非你像Jeffrey一样,在桌面上写下了年终考试目标,然后又签了四个字母,有K,有F,有C,有U。

 

“喂,我昨天,背到完整课Enzyme了咯。”Jeffrey说到。

“喂,我去上厕所一下。”康健回答。

这是他的惯例,到了学校安置好一切后便去洗个手。

 

甫踏出门,便差点和一个身影相撞。

“Paiseh虾,宝玲。”

宝玲匆匆地进班,把书包放在前排的座位,掏出了领带,然后又匆匆地出班。

康健洗完了手,顺途走进L6F1找他的麻吉炫佑。

 

此时在班上,镇栋、斐稳和智坤早已就座,并和奕贤及KL转来的朋友汉勇一起闲聊;前排淑儿依旧很努力地在温习;而后排三朵金花的座位,其中两个已有了书包,只是人不见了踪影。

 

“诶,康健啊!”忠霖看见刚刚回来的康健便问:“昨天Ewe Siew Bee给的那题你有想吗?”

康健:“虾?她有给到题目咩?她的节我只知道我搬去后面坐罢了。”

忠霖:“哈哈,了解。”

膨贤:“虾?什么题目?”

忠霖:“唉呀,Mien Chap Ee Liao Lah!有做没有做都一样的。”

膨贤:“哈哈哈!”

 

“Eh Abang!昨晚有读PA吗?”康健问到。

“有!Dasar Sogoshosha!”这个回答的,叫文彬,名字很典雅,可是他就是球场上令对方闻风丧胆,令女生为之倾倒的小科比。

 

只见家伟手提着一个看似装着蛋糕盒的塑料袋进来。

“家伟!有蛋糕啊?”

“是咯,昨晚做剩下来的,所以拿来学校吃咯!”

“OK!休息节不去食堂了。”

“都没有讲给你吃。”

“算了咯。”

“讲罢了啦!”

 

“喂!家伟,今天~带蛋~糕啊?”这段声音反映了一个蹦蹦跳跳的娇小身影。声音和身影的主人便是三朵金花之一,Joanne。

“对咯,不是给你吃的。”

“算了咯,朋友。”

“讲罢了啦!”

 

悄悄地,一个身影窜到了另一的身影后,接着……

 

“HAAAINEEEE!!”

“啊啊!康健,你又吓到我了!”

“我知道,我故意的嘛。”

“噢,你好。”海妮微微笑道,她是第二朵金花。

 

B1型男廷全背着书包缓缓进班,走过文彬的身旁,说了一声:“OI!哈啰!”然后走向他的座位,就坐在忙着照镜子整理头发的惠一左边。

 

“颂恩!哇!你今天睡得醒啊?”家伟故作惊讶地叫到。

“是咯,Luckily。”颂恩笑道,露出了两颗门牙。她曾经有一项创举,就是于早上九点多才到学校。人家问她睡不醒为什么还要来,只见她不慌不忙地说:“Because my mum asked me to come, she doesn’t allow me to ponteng.”颂恩的妈妈真乃veritable现代版孟母啊。

 

“Le Liu Kah Warden, Check Check Check, Zo Kah Kui Tiao Lor Jam, Hai Wa Kiam Kiam Late to class.”Joel边走进来边抱怨。

“Late to class….. Owh Shit!今天第一节 Muet!我要去跟老师拿Radio先!”说着文彬丢下PA课本,把办公室想象成球场上的篮架冲出去。刚踏出班,又差点撞到宝玲。咦?宝玲身旁多了一个背着书包的慧婷。这两位女生是全班“唯二”的学长。“小心一点。”慧婷对着文彬叫到。

 

在钟声响起前,有一株草,一株有手拿头盔的草,一株有手拿头盔并背着书包的草走到了前排座位坐下。他不是稻草,不是杂草,不是四叶草,他就叫校草,全因为他的名字叫梓虔。

“Woi Jeffrey,今晚要玩DotA吗?”梓虔问到。

“Hoah?你要阻止我拿第一名?”

“你 K**** K**啦。”

 

铃声刚响完,第三朵金花便拿着Buku Pemantauan 进了班。

“今天迟醒啊?”康健问到。

“哈诺!喂我跟你讲,刚才我reverse parking,做了三四次都还没有好。”嘉惠很激情地说。

“不用紧,慢慢练啦!会进步的。”

“OK!”

据说,一年后,她reverse parking一次就好了。

 

就在这时,文彬气喘吁吁地提着收音机走进班,边走边喊:“Class Stand!”

 

 

**********************

 

 

“Goooood Moooorniiiiing Teaaacher!”

“Right class good morning! Help me to distribute these handouts Boon Pin, we shall start our listening practice soon.”Mdm. Tan Lean Kee说到,据说她的facebook 名叫Anne Tan。

 

(收音机的声音)“Exercise 3.1, Track 1, Listen to the following conversations …………………………………………‘Thank you Mr. Hobart!’   ‘You are the most welcome.’”

 

“Hamik?Liao Liao Ar?Wa Boh Sia Tiok Mi Kia!”

“Hello Joel!MUET,not MUHT now.”

“Sorry Teacher.”

 

(第二遍播毕)

 

梓虔:“你有写到东西吗?”

康健:“有,我填第一个格罢了。哈哈哈哈!”

 

…………

 

“Silhouette, what is the meaning of silhouette? Joel.”

“Er….”

“Where is your dictionary? I refuse to be a walking dictionary. Anybody else wants to help him?”

“Outline?”某某人说到。

“Yes, correct.”老师语毕,望向Joel,又说:“Thank you for standing Joel, you may sit down.”

“Thank you teacher!”

“Ei I think har, you should pray hard in this coming holidays you know, so that we won’t meet in the same class next year.”

可据说,一年后, Mdm Tan一踏进U6B3所说的第一句话是:“Joel! You must be playing around in the past holidays and did not pray hard, did you?”

 

 

 

**********************

 

 

 

嘉惠刚从办公室回来说:“Mr. Teng没有来。”

全班:“YESSS AR!”

 

于是大家便自由活动。

 

“Hm….”忠霖思索了一阵后,便在棋盘上走了个炮二平五,让对手镇栋也陷入了一边沉思中。

 

“Wei Jeffrey啊!”梓虔翻了翻Jeffrey的Bio Notes问:“为什么你们的补习老师在这面type这么多感叹号的?”

“哦,因为,后面还有很多东西要读。”

“ARRRRGH SHIT YOU!!”

 

“喂宝玲啊!”康健敲了敲她的桌子。

“什么事?”

“没有,只是要吵你给你不能做功课。”

宝玲嘟了嘟嘴,然后说:“Shhhhhh,走开。”

“慧婷啊,宝玲叫我走开wor!”

“所以你不是走开咯。”慧婷细细地笑说。

“Ok咯。淑儿,怎么办?”

“Er…走开咯。”淑儿用更细的声音说。

“Ok 咯。”

 

那一边,奕贤、斐稳、汉勇和颂恩在聊。

“我回家每次和弟弟抢电脑玩,不然妈妈回来就不能玩了。”

“Ya, same here. I often quarrel with my siblings on this matter. How about you Yik Xian?”

“Er, 没有什么吵架,还好。”

“Ow Man! That is incredible indee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三种不同的笑声参杂在一起,从后头的金花丛传开来,不知是为了何事。

 

“Woi,文彬,智坤,来!”Jeffrey拉了他们的手说:“我们一起做Math!”

 

惠一:“康健~~~来一下。可以教我们这一题数学吗?”

康健:“没有问题,给我看一下har…Ok,你们看一下这边…………所以到最后剩这个罢了,明白吗?”

惠一、廷全、Joel、雪历、君芸都摇头。

(乌鸦飞……)

康健:“Ar….不用紧,我从头讲一遍,不明白的话Stop我har.”

 

“喂,膨贤,来给你猜,麻袋换草袋,下一句?”家伟问。

“一代不如一代?”

“错了,是一袋一袋一袋。”

“你妈。”

 

“诶,问你们啦。”Jeffrey召集了一群人来继续说:“A farmer plants three types of durians, A, B and C in the ratio 5 : 3 : 2. The yield of large fruits among the types is 30% for A, 40% for B and 60% for C. It is found that squirrels eat 5% of type A durian, 10% of type B durian and 20% of type C durian…..为什么松鼠可以吃这样多榴莲的?”

 

众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梓虔:“WTF!它问这个你问那个,Solve就好了嘛。”

Jeff:“有我做着的,你看。”

家伟:“你画什么线来的?”

Jeff:“Probability嘛。”

家伟:“Walauuu!Mass Spec咩你以为?”

众人:“Walauuuuuuuuuuuuu…”

Jeffrey也就是凭这段话而名留青史。

 

 

**********************

 

 

“Class Good Morning!”这位老师名叫哈菲兹,是少数以英语教书的马来老师,每每近班便会忙着Set up laptop和projector。

 

康健左手抱了生物课本,右手拖着椅子走到Joanne身边。

“坐你旁边ok?”

“嗯!”她微微笑回应。

 

“So class, proteins can be classified into 2 classes, the first one is fibrous protein. The second one is blur blur blur protein.”

“What? Sir? Blur blur blur protein?”

“Yes, blur blur blur protein.”

“Sir what is blur blur blur protein?”

“No lah!Globular protein.”

“Ooo Cehhh!”

 

 

 

**********************

 

 

“来,今天我要教第26课,所以Dasar Sosial Negara里面有什么一些东西呢?………………”这些话出自人称Guan Yin Ma的蔡老师。

 

当战国和三国时代都过了之后……

 

“来,分练习给你们做,五分钟。”

 

五分钟之后……

 

老师:“来我要叫,Boon Pin!”

文彬细声道:“Jeffrey,什么答案?”

Jeffrey:“B,相信我,我一定对的。”

文彬:“B!”

老师:“错,答案是C!”

Jeffrey:“哎哟,Sorry啊!HeHe!”

 

 

**********************

 

 

“来哦,切蛋糕!”家伟说到。

原来已经是休息节。

 

“耶!Thank you!”Joanne拿了蛋糕后,蹦蹦跳跳地出班找朋友去。

“不客气,康健你要吗?”

“噢,谢谢!不用了,我最近在减肥。”

“Waliu…你需要吗?”

 

“哇!嘉惠,自己做的sandwich啊?”

“哈诺!好料叻?”

“哈诺!”

“海妮,没有吃咩?”

“没有,我也学你减肥。”

 

“Bak Bak!”康健喊道。

“Rawr~~什么你要?”雪历装凶问。

“诶?我来唱一首歌给你听。Rawr Rawr Rawr A A, Rama Ramama, Gaga Wulala, Want your BAK romance!”

“打你er!”

 

“将!”忠霖说到。而此时他的对手是来自B2的“好”朋友俊斌。好到什么程度呢?据说忠霖骂了俊斌,俊斌还会对着他傻笑。

 

“喂!康健!”来自B4的振懿喊道:“快点下来我的班,景翔又在开始High了!”

“什么?OK!”康健赶紧从书包掏出他的DSLR装上Speedlight,全副武装跑下二楼。

 

 

**********************

 

 

“Seeeeeeelaaaaaamaaaaaat Paaaaagiiiii Ciiiiikguu!”

“Selamat Pagi…OOI!Monitor!Keep your newspapers!”钟灵PA主任“丢笔心”说到。

“Er sir,”Joanne辩道:“I am preparing myself for General Knowledge this subject.”

“We don’t have General Knowledge as a subject, we only have General Studies.”

全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o as we live through our life, kita tak boleh sombong. What do we called sombong in Chinese? JIAO AO啊?Bukan burung muntah har.”

“Burung muntah…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Jeffrey就这样不停地笑。

“What? I pronounced wrongly 啊?”

 

 

**********************

 

 

“来听好,今天要抄的PEKA,不可以写错一个字,不可以Liquid Paper,写错的话用过新的一张纸。”

 

约莫过了两三行的时间,后面传来一声:“Owww SHIT!”

高老师:“什么?写错啊?换过。刚开始罢了,不用紧。”

 

约莫过了一页的时间,康健问:“老师啊,真的一滴Liquid都不可以有啊?”

高老师:“不可以。”

康健:“PUTO!”接着便从抽屉拿出一张新的纸。

据说那时起,“PUTO”变成他独特的口头禅。

 

约莫过了一又三分之二页的时间,又有一声“FFFFFUUUUUU……”,止息了一阵后,便传来小小声的“借Liquid一下。”

 

 

**********************

 

 

“哇!Sir!你今天比昨天帅!”康健说。

“真的吗?可是你昨天才这样说。”

“对啦,你一天比一天帅嘛!”

“噢,这样啊,谢谢你。”这位一天比一天帅的老师,就是俗话“Pattern 多过Badminton,可是少过Ong Jit Shen”里的王Sir。

 

“老师,有关你Pattern很多的传言是真的吗?”

“当然没有,不要听人家的谣言。”

“可是是你自己班的学生跟我们讲的wor?”

“是吗?不要参跟他们太多,他们是损友来的。”

全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那些在lower energy level的3s 的electrons要怎么样被promote上比较high energy level的subshell呢?”

“怎么样呢?”

“很简单,Tiak它们啦!”

全班:“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来有些传言还是值得人们相信的。

 

 

**********************

 

 

“So class today we are going to finish the remaining syllabus of this chapter, so you all better listen carefully to what I am going to say later, as they are the very important parts in this chapter.”

以上这一句话,是她从门口走到座位连书本都还没有放下的时间里讲完的。她,便是数学女皇,Ewe Siew Bee老师。

 

“So yesterday we have finish till the part of Independent Event, and the next topic we are going to study today is…诶,看前面哦!不要讲话了,文彬!”

“老师我没有讲到话。”

“哎呀,我不管,总之就是你们全部专心看白板就对了。”

“康健,是时候了。”忠霖说到。

“嗯。”

 

于是忠霖拿了书本文具坐到镇栋旁边的位置,康健拉了椅子又是走到Joanne身边。

“诶,康健啊,你去哪里?”

“没有老师我,er,生病,不能吹风扇太久。”

“生病啊?哎呀不用紧的啦,我每次生病啊,多吞几粒Vitamin C就好了,每一次都有效的,还记得我上一次……哎呀,做么我讲到这边去的,你看啦你们一直打断我,来继续,哎哟我讲到哪里了?”

 

就在她说以上这段话的时候,班上也有很多活动同步进行。

梓虔移去坐Jeffrey身边共享一张桌子,文彬搬去康健原本的位子,于是,老师座位前的第一排就空了。

斐稳悠闲地看星报,颂恩以看似在桌面睡觉的姿势打坐。

宝玲很努力地看着白板,过了四五分钟后便自己做自己的功课。

淑儿很厉害,她可以看超过三十分钟,只是过后会对人说:“我真的不知道她说什么。”

 

嘉惠嘛,很认真地在做math,不过是补习功课。但据说一年后,ESB在发哥面前对嘉惠赞赏有佳,真可谓美丽的误会。

 

“来这一题看一看,惠一!看这里不要讲话了!廷全,话这么多,给我答案。”

“EM ZAI LAH!”

“什么不知道,连试都没有试。康健啊!”

“所以这个搬去左边除掉……虾?什么?”康健停下了和Joanne的对话回应到。

“教一下你的朋友啦!不要一直和别人谈天。”

“唉。好好好。”    康健转身对廷全和惠一小小声说:“我教你们自己做自己的东西。”

“OK!”

唉!康健真是自大,一定有报应的,所以据说他的数学在年终考试不及格。

 

 

**********************

 

 

“铃~~~~~~~”

“我还没有讲完har,不要出去先。”

然后颂恩就这样背着书包第一个出去。咦?她什么时候停止打坐了?

然后人群渐渐散去,“答答、答答”,电灯灭了,风扇息了。

走廊回荡着的是层层叠叠的“Bye Bye”

 

也不知是谁,拴上了木门,扣紧了锁头。那人心里知道,能把24个人扣在一起的,不是靠一个锁头,而是靠一个信念,叫Jeffreyism ——

 

“Never  Give Up!”

 

 

**********************

 

 后记:笔者将一年多前所发生的零零碎碎集锦成一幅简单却意义非凡的画,期盼引起共鸣,并永远秉持篇尾所写的信念,谨此献给23位丰富了笔者半年的同窗。感恩!

再上一天U6B4的课

天未破晓,不等第一道曙光绽放,一盏盏车灯抢先照亮不受路灯洗礼的地方。在黑暗中的明明灭灭,为沉寂的进修院开了铁栅的锁。

 

卉莹背着书包,手捧着一份份的星报,拿了锁匙为班上在新的一天注入新的生命。康健和隔壁班挚友道了个短暂的别,拖着他那久未整理的书包进了班,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正在爬窗开冷气机的背影。

 

“早安!”康健卸下了书包说到。

“Morning!”亮吉边跳下边回应。卉莹报了浅浅的微笑,便出班分报纸去。

 

“昨晚睡得好吗?”“好!没有梦到你就好。”一段很有同志味道的对话。

 

“喂,康健,今天没有驾volcano啊?”顺苘进了班开口第一句问,他的身后总是很巧妙地有凯琳陪着。

“没有,今天让它休息,当睡火山。”

 

康健照惯例,去厕所洗个手。亮吉、凯琳等和刚安顿下来的勇苍及子杰围坐着聊。

 

洗完手的那个怪咖回班途中,耳边回响着一声“喂,你做么park我的位?”

“我早到不是先park咯。”

“小心我拿Myvi撞你啊。”一个外表文静,内心火辣辣,名叫洁滢的人回应到。

 

只一趟来回洗手间的时间,班上已增添不少生气……

 

Bryan不耻下问向忠霖讨教数学;亦帆继续为班上的财源努力;一个人倒头入睡,旁边放着一份星报,封面写着“Ong Hock Sheng”;只见康健缓缓走向一个戴着耳机的人……

 

“Give me 5!”

“我们来快快的har!”间断的拍掌声后,淑芳除下耳机说:“Weh,Cheap咯你,拍也拍不好。”

“再来一次。”

“不要!”淑芳耍赖,继续沉浸在音乐世界里做功课。

 

突然一只手将印有米奇老鼠的水罐递向失败的击掌人。康健会意,把有如脱臼的水罐盖环扣好,递回给微微笑的Jane。

“谢谢你哦!”

“我上次不是教过你怎样弄回了咩?”

“因为Mickey没有Minnie.”

“虾?”

“没有事了。”这是她的招牌,常说了一些奇言妙语后以一句“没有事了”让听者思绪空了一两秒。

 

另一个角落……

 

“Daniel!我有看错吗?这样早?”亮吉笑问。

“没有啦,载我的弟弟嘛,还不是因为你们的St. John”

真是位尽责的好哥哥。

“来,给班费哦。”亦帆好像瞬间移动般出现在他们俩面前。

“我昨天给了。”Daniel辩解道。

“可是这一个今天才开始收的wor.”

“…………哦,我记错了,我给的是上一次的。”

“所以,五块八。”

“明天。”

“OK!”接着亦帆便走向别处,看似走向绍谦,只不过绍谦身旁有一个洁滢。

 

“What on earth is this!忠霖~~”Bryan再度讨教打开着手提电脑的忠霖。

“你等一下虾,Ah Kiam,帮我顾我的Laptop一下。”

“Woo Hoo!来我们来开la sam的东西。”膨贤的这句话被忠霖报以一指神功。

“喂,来开Anime啦!”家伟和膨贤于是滴卡滴卡蹂躏着键盘。

 

“什么鬼跟这个ln 3!”Bryan开始咆哮。

坐在前方的凯升有趣地回应:“我还Partial Fraction跟你叻。”

“Kick your ass!”

 

同时,另一边传来一声很有韵味的“你PUTO叻!”

“喂,做么你这样粗的?!”洁滢不甘被康健“葡萄”一下而回应到。

“不爽啊?拿Myvi撞我啦!”康健笑道。

“哎哟,康健啊,tsk tsk tsk…”秀贞摇头叹息。有没有看真人版的樱桃小丸子对着你们摇头的啊?

“Sorry秀贞!嘻嘻!”

“喂,你跟她说sorry没有跟我说。”洁滢抱怨到。

“哦,因为你PUTO嘛,嘻嘻!”

“WEEEEEEEEII!”接着“啪”的一声,所谓一只手掌拍不响,可是她的手掌和他的手臂便行得通。

 

一个更为响亮的“啪”从后方传来,这一次是宏源的手掌和Hock Sheng的手臂。

 

“‘基你’,做完Math了吗?借我。”淑芳央求道。

“做了,只是不知道对不对,一起看一看。”原来这位勤劳好学的人,名叫Ginny。

 

“诶?Andrew,日歆今天没有来啊?”

“有,我刚才看到她罢了。”Andrew 放下手中的Chemistry答到:“她在别班Hiao着。”

 

羿阳手拿着头盔进了班,然后问:“康健,请问可以借我你的Exercise 3.8吗?”

“Sure,没问题。等一下蛤。”

“多谢多谢!”羿阳报以一丝阳光微笑。

不一会儿,俊斌头戴着头盔进了班,然后问:“康健,借我你的Exercise 3.8”

“我刚刚借羿阳。”

“酱,借我你的Chemistry。”

“我还没有做。”

“酱,不用紧啦,hehehehehehehe….”

 

7点29分,恭喜本班班长Vivian,“准时”报到。

“今天迟醒啊?”

“哈诺!喂我跟你讲,刚才我reverse parking,一次就好了咯!”

“哇!厉害咯!”旁边的Daniel拍手挑衅地叫好。

 

7点35分,恭喜本班日歆,再度蝉联“比老师早到的最迟进班同学”。

“诶你这样早啊?”康健问。

“没有咯,我真的很早就到了。”

“然后在别班hiao?”

“Shit你。”

“你PUTO!”

“粗俗的男人。”

“你很文雅咩?”

 

 

***********************

 

 

“Alright Class Good Morning!”

“Gooooooooood Mooooooooorniiiiiing Teacher!”大家这般惯性地欢迎班主任的莅临。

“Wow Daniel,you are present today!”

“Ya teacher,I come to see you.”

 

“Wow, Yong Chong and Chee Cheat, you both got a laptop in front of you.”

“Colloquium.”他们俩答到,然后继续看电影。

“Zhong Lin,you have one too.”

“Ya, colloquium.” 接着忠霖用上下左右的按钮继续贯彻“Gotta Catch’em All!”的精神。

 

 

 

***********************

 

 

不知过了多少世纪,Pn. Low说:“来今天要写一篇Esei,350字左右就好了,不要超过。”

“老师,左还是右?”

“写你的作文就对了。”

Hock Sheng耐不住地大叫:“啊!我没有电了,不能写了。”

“我帮你。Pika Pika.. CHU!!!”秀贞这出其不意的一声,让Hock Sheng愣了一下,然后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班就这样被他的笑声hold住。

 

 

***********************

 

 

 

“来~~今天我们要画的是Graf Memesong,首先我们来看这个petikan…”

“老师,为什么你今天有来的?”

“为什么我不可以来?”

“华乐没有拍照咩?”

“上个星期都拍去了。我讲到哪里了?你看,你打断我了。”

“你讲到petikan那边。”

“啊,对,来画Jadual出来先,给你们五分钟。”

“老师啊,不用了啦,直接念答案啦,我们都会的了。”

“你们没有做我哪里知道你们会。”

“我们真的会的,hurrrrrrrrr….(撒娇声)…..”

“Hurrrrrrrr…..(撒娇声)…好啦好啦,来我先念左上角的sektor开始……”

 

中途打岔,先修院“院长”:“Excuse me,我要找康健一下。”

家伟:“又要作秘书了你。”

康健:“是咯。老师!!我出去一下蛤!”他一如往常地走向办公室当个中文打字员,据说因为常写blog而十分胜任这份工作。

 

过不久……

 

“来我分上个星期的功课回去,你们很多人Carta pai没有把lain-lain放到最后一个。”

凯升:“老师没有,我的Pai是从这个angle读起的,没有排错。”

这一段话,应该能位居师生经典对话之前十名内。

 

 

***********************

 

 

 

“去Bio Lab!”正班长很尽责,虽然她讲完后依旧坐着跟身旁的淑芳及Jane搭讪。

突然间,Jane失控地忘我哈哈哈哈大笑。

然后嘉惠转过头来对康健说:“喂!!你知道她刚刚做什么吗?她拿那个书签的Garfield对着她水罐的Mickey说话。”

康健:“我十分了解你坐在她身旁的苦衷。”

嘉惠:“所以说啦!”

 

慢慢地班里的人群渐散,留下了被漠视的的冷气机继续工作。

 

“今天我要教Immune System”发哥精神抖擞地说到:“首先我们来看,一个antigen如果被发现,那么macrophage就会慢慢地移去它的方向。就比如淑芳!她是那个antigen,然后我是macrophage,我就会慢慢靠近她,然后把她吞下去吃掉……”

 

Hock Sheng:“老师,你确定你要吃她啊?会有很多XX的wor?”

 

发哥:“要不然吃你啊?其实呢,不要这样讲她,淑芳是一个很好的女生来的,她人又大方,读书又厉害,这样好的女生很多人抢着要的,hor淑芳hor?诶?为什么你的脸好像不爽的。”

 

淑芳:“还不是因为你!”

 

发哥:“称赞你也被你讲,下次不称赞你了。”

 

…………

 

发哥:“所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最近深海的鱼很贵。”

 

全班:“虾?”

 

发哥:“你们问一问Daniel,他很清楚的。对不对,Daniel?”

 

“Ha?对对。”睡眼惺忪的一张脸,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便给了这么一个回答。

 

…………

 

发哥:“来,我要叫人了har?讲出antibody的五个type,顺苘!”

 

顺苘站起来,尚未发言,便被吩咐坐下。

 

发哥笑说:“诶,对不起,不小心叫错人,我要叫凯琳的,不好意思虾。”

 

然而,他那似笑非笑的笑,让人不禁觉得他的“不小心”有点“故意”。

 

顺苘和凯琳:“Walau….”

 

…………

 

发哥:“我要另一个学生重复答案,家园!没有,宏源!”

 

宏源:“Antibody G”

 

发哥:“很好!”

 

宏源:“ Antibody M”

 

发哥:“很好!”

 

宏源:“Antibody A, D 还有 E。”

 

发哥:“非常好!这次考试你一定拿A!但是你应该还是不能赢福程,因为他每一次考试不是98就是99,对不对福程?”

 

Hock Sheng:“Walau….我没有话讲”

 

发哥:“原来厉害的人都是不讲话的,就好像绍谦这样,话不多,可是写出来的东西,HOAH!有时候比参考书还完整,对不对绍谦?”

 

绍谦:“…………”

看来绍谦真的没有话讲。

 

…………

 

发哥:“去年谁B1的?举手一下。你们去年的数学老师…………”

 

忠霖、康健、膨贤:“老师!不要讲她了!”

 

发哥:“虾?为什么?她最近对我说,她去年的班有一个女生,好像是谁……Vivian啊,她讲Vivian最乖的了,常常在后面坐着做功课。”

 

Vivian以O形嘴回答:“虾?哪里有?她应该是记错了。”

 

…………

 

 

***********************

 

 

 

休息节,班上充斥着东炎米粉浓郁的味道,夹杂着闲聊的声音。

 

“康健,你要吃吗?”

“不要,我减肥着。”

“哦!好心你please!不要减了。”

 

“康健,借我你的Exercise 3.8”俊斌刚刚批发完他的米粉。

“有,在我的桌子。”

 

“Walau这样也能啊?”家伟和膨贤津津有味地观赏动漫,且津津有味地吃着米粉。

 

“Kacak!”一声,原来是凯升和Andrew正在互相交换DSLR的心得。

 

“来哦,五块八。”亦帆努力不懈地收,全因他的背后总有一个火辣辣的女孩支持。

 

 

***********************

 

 

 

“So, take out your past year papers so that we can continue our discussions.”Lin 老师说到。

诸位同学都很有默契地拿出past year,并且放在接下来要温习的书本上。

“Let us start with the first… OIIP!!!!”

大家神经紧绷地颤了一下,并望向单手捂嘴的顺苘。

 

“Now we have no. 26, PHANG RISYN!”

“Ow Shit! 快点快点!”她边说边抢过身旁的人的Model Answer,然后逐字照读。

 

“Have you prepared your homework?”

“Yes…”接着她反过她的书来让老师看那本Model Answer.

全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Why.. why is your answer exactly the same with the answer provided by the student in another class?”

“Owh, we discuss together one mah.”

全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Now, what I did with the other classes was I gave them a motivational talk in the class. I don’t know whether your class wants it or not. So do you all …..”

全班:“YEEEEEEESS!!!!!!”

 

于是全班在经历了一场前所未见的Motivational talk之后……

 

“So are you all inspired?”

“YEEEEEEEESS!!!!!(夹杂着偷笑声)”

“Jane? Why are you laughing?”

“Oh, because I am inspired.”

全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收书,准备好。”德高望重的潘老师刚进班便说到。

“老师!今天有class test咩?”Hock Sheng以最无辜的语气问到。

“还在那边假死,来快点,我要分纸了。对自己诚实一点,不要被别人看不起。”

“我最看不起作弊的人。”Daniel说到。

 

就在测验进行当中,老师突如其来的一句“俊斌!你在看哪里?”引来了Daniel的另一句“Walau俊斌,作弊作到被发现这样失败啊?”

 

…………

 

“所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公务员因为有kuota关系,所以你在政府部门看到的很多都是马来工作人员。公务员,包括我们老师,都是算铁饭碗。虽然起薪不高,可是每一年保证有加这样子。”

 

Daniel问:“这样老师你的薪水现在是多少?”

 

老师笑而不答,右手在白板继续写,左手却巧妙地只露出拇指和小指。

 

Daniel:“诶?老师我看到你的手指了,你那个是比什么?六千?”

 

老师:“没有,那个是我比你的粗话,傻的才跟你讲!”

 

 

 

***********************

 

 

“Alright class, any problem with yesterday mathematics?”

“Sir,第八题。”

“Ok, 好,由你自己先开始。”这便是Mr. Chua的招牌教学法。

 

演算途中……

 

“来,下一个,日歆,继续给我你的step.”

“Er…现在我们有这个了嘛(手指去一处),然后之前又做到那个了嘛(手指去另一处),所以那个搬进来把这个换掉先咯!”

“Very good Risyn! I don’t understand any of your step at all.”

 

演算完毕……

 

“Alright! Solved. These are the steps according to the marking scheme, but I have a shorter method,我们来看。”

 

演算完毕……

 

Daniel:“哇Sir!厉害咯,你比Set这份Marking Scheme的人Keat!”

 

Mr. Chua:“哪里话?你看一下,人家还有特别做一个Cop,Lee Hock Leong,CGPA 4.0,不过不用紧,我明年也去做一个Cop,放CGPA 4.1。”

 

Daniel:“Walau….”

 

 

***********************

 

 

 

“Gooooooood Afffffteeeernooooon Teaaaaacheeeeer…”

Daniel、亮吉和康健:“老师!你穿新衣啊?”

出名脾气好的沈老师只能以无奈的眼神“Haiyo”了一声。

 

“来我们继续,所以Aldehyde 和 Ketone它们都有Carbonyl group form hydrogen bonds with water molecules..”

“老师慢点!我的notes还没有拿出来gok!”

“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可以soluble在水。”

~~Ignored Case No.1~~

 

“Aldehyde可以被Oxidised成Carboxylic acid…”

Hock Sheng:“老师你吃饱了吗?”

Jane:“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Ketone是 resists oxidation的。”

~~Ignored Case No.2~~

 

“那么要怎样form carbonyl compounds出来?我们就要利用……”

Hock Sheng:“老师,你回家有煮饭吗?”

Jane和Vivian:“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用Alcohol.”

~~Ignored Case No.3~~

 

“老师啊!为什么你都不理我的?”

“Haiyor,har什么事?”

“我刚刚问你啊?你吃饱了没有?”

“然后接下来carbonyl compounds有什么用呢?”

~~Ignored Case No.3.5~~

 

“来我们看objective 先,哪一题有问题?”

“老师啊,第34题啊,那个Differentiate chemical compounds那一题,为什么mass spec可以?”

“当然啦,mass spec是拿来找compound的Identity的嘛。”

“HAR?可以这样的咩?”

“可以啦!做么不可以。”

 

“接下来我们看3(a), Describe a test to distinguish the following compound…”

膨贤:“Mass Spec”

全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能够。”

“老师你刚刚讲可以的。”

“我要test,不要device…”

Daniel:“Chemical test.”

全班:“哈哈哈哈哈哈哈”

“Haiyor我不要这样的答案,写reaction和compound formed出来。”

Daniel:“哦,Chemical Reactions producing Chemical compounds.”

全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羿阳给我答案。”

~~Ignored Case No. 3.75~~

 

“接下来我们看第五题。Write the molecular formula….”

俊斌:“Har?老师第四题叻?”

“刚刚才讨论去罢了。”

俊斌:“做么我不知道的?”

Hock Sheng:“来,一,二,三。”

全班:“哈!哈!哈!”

 

“OK啦,我今天教到这边。”

恰巧铃声响起……

“Thaaaaaaaaaaank Yoooooooooou Teaaaaaacher!”

 

 

***********************

 

 

 

坐靠近门口的宏源和绍谦往往率先夺门而出,有时不经意地撞得旁门“嗑隆嗑隆”作响;

秀贞背起了与她十分搭的粉色书包,和Ginny开开心心的走出去;

康健跑去淑芳那儿做了成功的连环击掌道别;

日歆嘛,早就到隔壁班去hiao了;

门口外站着的是忠霖甜蜜的另一半耐心地等着他;

家伟身兼多位同学的驾驶员,急急忙忙却又看似不慌不忙地收拾书包;

勇苍、子杰、卉莹、凯琳、顺苘、亮吉、Daniel这群B3 Gang陪同着隔壁班来访的朋友边走边聊。

洁滢?在亦帆消失的那一刻也不见了踪影。

Jane和Vivian不懂又闹出了什么笑柄,依旧不停地笑。

Andrew背着书包,走向图书馆Duty;

凯升捕捉了一些永恒的瞬间后,便拆了镜头开始收拾相机;

Bryan、羿阳和俊斌依然坐在各自的位置上为功课努力;

膨贤和福程在走廊上不知找到了什么共鸣,一路谈笑风生。

过不多久,铁门被拴上,一把锁头,就这样把最后一批U6B4的回忆,锁进了27颗心里头。

 

***********************

 

后记:笔者花了一天又多一点的时间,把班上一年来琐碎的事当成拼图来拼,然后以文字当胶水巩固了这幅图,谨此献给26位陪笔者共度这一年的同窗。感恩!

写于圣诞节前夕前夕

最后一个活动

结束了

 

欢欢喜喜的相聚

轰轰烈烈的度过

 

然后,散去,

回家的回家

狂欢的狂欢

总之就是,散了。

 

人去楼空,

回忆,你是留在了那里

还是被你给摄进了相机

一并带走了?

 

然后

又是我的笑容

出了什么问题吗?

前些阵子露齿微笑

一个朋友讲傻憨

所以从此不露齿微微笑

另一个朋友讲哀伤

 

原来我连怎么样自然地去微笑

都不再办得到了

还是躲在镜头后

乖乖按快门好

因为我会很自然地

欣赏镜头前的每一个微笑

 

接下来

不再常有你们的日子

要怎么度过呢?

继续低调过日子吧

 

高调,就那一晚够了

太久我不习惯

 

因为有了一群人的热闹

才会出现一个人的孤单

倾向孤单,却向往热闹

不是很矛盾吗?

 

继续安安静静地生活吧

过去是拿来回忆的

不能拿来重温

想太多对健康无易

 

怪不得她说

我的脸看起来苦苦的

原来还真有其事啊

考完后

唉呀,冷落了这里了。

看一看上一篇,六月写的,差不多半年前。

半年前,半年后,生活也好,人也好,理想也好,都差好多。

一年半前,一年半后,差更多。

没错,毕业了,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学习课业知识,学习和不同的人相处,学习怎么放开自己,学习面对爱恨情仇,学习放下,学习不同层次的勇敢……能够读完中六真的不简单,为每一位中六毕业生拍拍手。

一年半,很短暂,很不舍得。可是很充实,很满足。

那种短暂,不是所谓眨眼就过,而是拌匀了漫长与匆促后,对于从前种种依然意犹未尽。

那种充实,不是所谓不可开交,而是搅和了忙碌与清闲后,回想过往生活依然有所体会。

STPM,传说中全世界最难的考试之一(至少外国人不会做普通研究那张),过了。考前大家的倒数,考后大家的欢呼,也过了。来临的,是疯狂的季节吗?或者是,让你更加体会生命的季节?

昨天,和朋友在一起。经过那么多年后,又再一次逼自己踏进红盒,逼自己拿麦克风唱歌,算是克服了一个障碍了吗?虽然还是有一点接受不了自己的声音。然后看了场电影,然后吃了一餐,然后看到很多很多的熟人,然后陪着很可爱的一对走,他们看衣服,我好像当保镖这样跟……多久没有那样子放松了啊?久到我都记不清了。

今天早上,回到面目全非的校园,校园很多面墙都上了新漆,可是除了白色外,还有橙色黄色,让我不禁起了鸡皮疙瘩,这算是“焕然一新”吗?对了,去学校,是为下星期三毕业晚宴的表演而练习。算是我第一次公开“展技”吧,只希望到时没有人会喝倒彩就心满意足了。有点小紧张,可是想到是和亲爱的同班同学们一起演出,心里有说不尽的踏实。大家加油!

一年半前,第一个活动,迎新日。

下个星期三,最后一个活动,毕业晚宴。

大家,到时见。=)

六七八九十

这个团体,是我长大的地方,没有它,根本就没有现在的我……

这也不是我第一次为它而写了。

第七年了,我得到的太多,而奉献给它的,会否太少?

从最小到最大,经历过的东西,影响了我好多好多。

因为它,我都愿意牺牲好多东西,牺牲了无数时间,无数精力,和朋友一起上山捉虫的机会,看山看水拍照的闲情……

有时候,我都觉得很纳闷,自己怎么会这样愿意付出。

终于在最近,和Kar Hoong 的对话,我终于知道答案……

那是对它的一种爱。那一种不透过言语,而透过行动表达的爱。

他说,当你有了这份爱,你会很主动的,很自然的,把它的一切当成是你理所当然的责任,不需要其他理由。

他也说,这也是现在大多数会员缺乏的。其实一旦他们有了这份爱,哪里还会有那么多的问题存在?

终于醒了,这些时候觉得力不从心的原因,原来是根本的问题,那一份内心的问题。

却因为知道了,感到很彷徨,该怎么做呢,才让他们,也能像我们一样地爱它?

于是问了问内心最深处的自己。

曾经一起举办活动,

曾经一起为比赛训练,

曾经一起吃午餐,

曾经一起在同一屋檐下住宿,

曾经一起在台上领奖,

曾经一起在台下看人家领奖,

曾经一起唱歌唱到忘我的境界,

曾经一起做傻事,

曾经一起说人家的坏话,

曾经一起说自己的鸟话,

曾经一起疯,

曾经一起欢,

曾经一起哭,

曾经一起笑,

那么多不复存在的曾经,

那么多难以复制的事项,

原来最重要的,就是那个“一起”,

少了朋友,这个团体的生活,算得了什么?

先是认识了自己年龄自己学校的,

然后,

认识了比自己年长的,

认识了比自己年幼的,

认识了别的学校的,

认识了一群称呼我大朋友的,

那十几位无法取代的挚友,

那一群又一群可爱的小朋友。

终于我知道,

不仅仅是因为经历的事情让我爱它,

而是因为朋友的存在把每一段经历变得精彩,

才让我爱它爱得得无法自拔。

看回现实 

现在的他们,是否是缺乏了这些?

让他们尚未唤醒他们心中的热忱?

这真的是一个很棒的团体,

我走到今天,和不同的人合作过,

从来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它,

让我工作得有无上的满足感。

不是我偏心,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现在,该怎么样让他们知道,

它是无与伦比地好?

好像,很难……

一个月,再多一点点……

我不懂还能做多少,

不过,只要我还在,

我一定不会让它倒下。

就这样子,顿时的感叹,

这一次,真的是要离开了。

也很深刻地体会到,

什么叫不舍得,什么叫舍不得,

什么又叫不得不舍。

我是一个性情中人……

 

 

 

写完了,读回去,写得比以往有些生硬,但是,这些都是最真实的心情,没有修饰,没有美化,很简单,很直接,很感叹……

一二三四五

没想到距离上一次写blog的日期,竟然是两个月多,而且也是考完试后写,怎么?没有考完就没有心情写吗?我记得我以前不是这样的。

这次的考试一塌糊涂,也是早有所预料的了,也没什么好怨的,尽了力就好,下次再努力些罢了。

假期了,读书,是一定会的,再不温习,我看我以后不懂要葬在那里。可是,其他原定的计划还是要照跑的。

话说毕业刊筹备工作已进入非常阶段,广告处理得应该有九九十十了,现下应该是比较注重在内容处理方面。承蒙Andy大哥哥看得起我,要求我在扉页专题摄影帮帮忙。心里头有点high之余,也感受到什么叫命运。

想当初我应征的职位就是摄影编辑和文字编辑,因为我喜欢扉页方面的工作,总觉得扉页是毕业刊的灵魂。奈何钟灵什么都没有,就是人才多,结果被编派到了电脑编辑的岗位。其实久了后,也没什么不好,反而喜欢上自己的工作,就是综合各小组的资料并电脑化它们,感觉自己的小组好像是资料交于出版商前的最后接手人,嘻嘻。

而现在,主编给了我这个机会参与扉页工作,让我好像嗅到 Taman Negara的清新空气。但是,自己却又有点抗拒,因为美术编辑之前不懂花了多少心思在画扉页,我的态度一向与世无争,是不和别人做无谓的争执那种,难道要让他们的心思这样付诸东流吗?现在邀我进来好像来搅局这样,我不太喜欢。再来,文字编辑也没有写完扉页文字,如果不想要拖慢自己拍摄的进展,又得自己帮作品先提笔。这下可好了,这一来直接和两边的编辑鸡婆,突然让我很尴尬。

到最后,自己还是答应了,既然答应了,就要求自己豁出去了。结果又给自己压力,哎呀,臭习惯。希望能拍好好咯,不然我一定恨死我自己的。

 

现在是五月尾,六月要来了,有些事情走了,不是说你要它回来就回来,它注定要离开,就让它彻底消失吧,能的话推一把,狠心点,让它走得更快,那更好。可是,请不要忘记,它曾经给你了什么,要记得感恩和珍惜。如果因为它的离去而起了憎恨心,只是显得你小气而已,最后自己生气,有鬼用咩? 自己好好想想吧。